主播跳槽引侵權糾探視 權紛鬥魚直播被列入失信名單

據南方都市報11月27日報道,11月23日,經營鬥魚直播平臺的武漢鬥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鬥魚公司”)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該消息隨後在直播圈引發關註。該執行案件源起虎牙前主播高某在跳槽至鬥魚直播後與原平臺虎牙直播之間的合同糾紛,鬥魚直播平臺因未按照法院要求,凍結高某在該平臺的收益並協助執行被法院罰款100萬元,隨後又因未繳納罰款被列入失信名單。鬥魚直播被列入失信名單這起案件的涉案主離婚 諮詢播高某出生於1999年5月,以直播遊戲“王者榮耀”為主。2法律 事務 所017年2月,虎牙公司作為甲方,與作為乙方的主播高某簽訂《虎牙主播服務合作協議》,約定高某將虎牙直播作為其直播及解說的獨傢平臺,雙方合作期自2017年2月1日起至2019年1月31日止。同年4月,虎牙公司與高某簽訂瞭一份《補充協議》,對合作費用和違約責任等進行瞭變更約定,其中,違約責任條款中的45萬元變更為20民事 訴訟0萬元。簽約後,高某以“遊弋”的推廣名在虎牙直播平臺進行遊戲“王者榮耀”的直播律師 公會及解說。2017年5月起,高某轉至鬥魚TV進行遊戲直播。虎牙公司隨後以違約為由,將高某及其法定監護人訴至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索賠200萬元違約金及律師費20萬元等。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高某的行為構成重大違約,判決高某向虎牙公司支付違約金200萬元及律師費80000元等。一審判決後,虎牙公司與高某均提起上訴。2018年12月,廣州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據廣州市番禺區行政 訴訟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粵0113執786號判決,主播高某因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被列為失信執行人,同時被限制消費。同時,記者又從廣州市番禺區人民法院於8月5日作出的相關決定書中獲悉,今年4月,法院曾要求鬥魚直播離婚 律師平臺凍結並提取主播高某在該公司的收入220萬元,並提供其收入明細。鬥魚公司隨後向法院提交《情況說明》稱,高某在該公司可結算金額為醫療 糾紛零,無可凍結財產。之後,法院以鬥魚公司涉嫌提交虛假情況說明對其作出罰款處罰,其中,鬥魚公司被罰款100萬元,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陳少傑被罰款10萬元。隨後,鬥魚公司因未支付罰款而被列入失信名單。